路徑 : 服務介紹 > 最新消息

2017-07-08 03:08聯合報 記者江良誠、謝梅芬/連線報導

溪頭草坪區階梯、走道「橫躺族」再度出現,不少人呼呼大睡。 記者江良誠/攝影
幾年前占據溪頭森林自然教育園區涼亭、座椅的「橫躺族」,消聲匿跡一段時間,最近又重出江湖,但已轉移陣地,草坪、階梯和走道全成了他們眼中的「床」;有遊客看不下去投訴,要求園區管一管。

面對外界批評聲浪,橫躺族也有話說,指老人家出遊需要地方休息,如果溪頭能設休息區,就算要付費他們也願意,既能維護溪頭景觀,他們也不至於走到太勞累。

台大:尚待評估

台大實驗林管處技佐鄞睿瑜說,目前無法對躺地休息者開罰,只能勸導。至於規畫休息區使用者付費,還須考慮管理人力和收費細節;此外溪頭以「自然教育」為精神,興建休息區建築,可能會影響溪頭的自然風貌,尚待評估。

溪頭海拔高,夏日相對平地涼爽,豐富的森林生態充滿芬多精、負離子,更被銀髮族視為養生勝地。目前老人入園優惠門票只要十元,中南部銀髮族趨之若鶩,甚至形成特殊的旅遊模式。有遊覽車業者和銀髮族簽約,每周二次載到溪頭健行登山,每次二至三百元。溪頭每天有四、五千名遊客,銀髮族占了八成。

為解決橫躺族亂象,台大實驗林管處安排廿多名替代役男出面規勸。役男周哲玹說,有些人被勸導後會起身收一下東西,但等役男離開,又躺回去;還有橫躺族竟怪役男走路太大聲,吵到他們睡覺。

太累 「只好就地休息」

「不是我們要亂躺,是溪頭休息的地方太少了」,這些阿公、阿嬤也有滿腹牢騷。住台中市的林阿發說,他們到溪頭健行,大多走到神木折返,來回要八、九公里,對老人是一大負擔。遊覽車下午二、三點回程,上午十一點到下午一點間是空檔,因為休息區少,只好就地休息。

林阿發說,他也知道亂躺不好看,更擔心萬一睡著打呼、磨牙更難堪,所以他都坐著休息;但有些人可能想躺下來好好休息,溪頭如果能規畫休息區,就算付費使用,相信大家也願意配合。

來自雲林縣的阿嬤說,原本大家都在溪頭入口的涼亭、桌椅睡覺,後因貼出告示「請勿躺臥」,大家才轉到較隱密的草坪區、活動中心附近休息。如果園區提供休息區,再有人躺在地上睡覺,他們也會一起抵制。